最近更新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差(组图)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差(组图)

法国国庆阅兵式上,戴着白色军帽、扛着传统战斧、留着大胡子的外籍军团士兵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差(组图)

上世纪50年代在西非的法国外籍军团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差(组图)

正在进行移动中射击训练的外籍军团士兵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差(组图)

曾在法国外籍军团服役的中国籍士兵邹琭、马凯和胡亮(从左至右)

近日,法国军事干预马里内战,从电视新闻画面中,不少熟悉军事的人发现奋战在最前线的也有法国外籍军团的士兵,而并非全是法国正规军。

法国外籍军团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其实,这支部队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神秘的传说,从成立至今,见证了法国的兴盛和衰落,为法国出生入死打遍了每一场海外战争,死伤无数。正是因为其辉煌的历史和神秘性,它对于全球很多青年人仍有吸引力,甚至包括中国面孔。

法国外籍士兵来自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作为外国人,他们为何愿意为法国出生入死?他们种族不同,肤色各异,信仰、文化也不同,说着各自国家的语言,他们究竟是如何在法国外籍军团里紧密合作,协同作战的?

严格的新兵训练造就纯爷们

用椅子模拟直升机降落

去年夏天,法国比利牛斯山附近的一个农庄里住着一支特别的军队。一天,他们举行了一次特别的模拟训练。

20名新兵背靠背坐在两排不锈钢椅子上,穿着迷彩服,握着突击步枪,脸上还画着油彩,等待着“降落”。这两排椅子是为了帮助新兵习惯直升机上的座位安排。收到“降落”指令后,新兵们站起来,进行模拟的登陆和阵地保卫。一部分人从“螺旋桨”的位置分散开来,用不标准的法语为彼此数数提醒“一、二、三、四、五”……如果数到了一个不会用法语念的数字,就从头开始再数一遍。模拟任务完成后,他们回到椅子上坐好,“登上”他们的“直升机”,“盘旋”一会儿后,“降落”在另一个“危险区域”,进行下一次模拟训练。

43名新兵来自30个国家

事实上,一共有48名士兵正在这个农场上接受训练,5人已经承受不了而离开,目前还剩43人。他们的年龄从19岁到32岁不等,来自全球30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讲一些法语短语。雪上加霜的是,大部分指导此次训练的军官也都来自天南地北。因此,在训练时,语言不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指导开头那次模拟“直升机降落”任务的军官却一点也不操心语言问题,他不用耗费一个词语就能使新兵们明白他的要求。这名军官曾是名俄罗斯军官,本来就说话不多。训练时,一名新兵笨手笨脚地把手里的枪掉在了地上。这名前俄军军官二话不说,走上前去,握拳瞄准新兵的脑袋狠狠地敲了下去。当天下午训练结束时,前俄军军官只需示意就能使他手下的新兵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全天候训练几乎没休息

法国境内,像这样的农场一共有四个,都在人烟稀少、与世隔绝的地方,为这些外籍新兵们提供入伍后的基础训练。训练时,新兵无法与外界取得任何联系,承担所有杂务,还要满足训练指导军官稀奇古怪的训练要求,每天能睡觉休息的时间非常少——应该说是几乎没有。无论上午、下午还是傍晚、深夜,总有训练不完的项目。可以说,这一个月是非常折磨人心志的。

36岁的伞兵团指挥官弗莱德·布朗格是名健硕的法国人,他青少年时期曾有过轻微的违法行为,所以没法以法国人的身份考取军官,只能“走曲线”,以瑞士籍法国人入伍,连续服役17年才逐步升到现在的职位。布朗格负责整个农场的训练,他自己的职业生涯也与之息息相关——既不能对新兵们太放松,也不能太严格,毕竟已经有5人逃了。

语言学习也是重要训练

学习法语当然也是新兵们训练的重要项目。他们把桌子摆成“U”字形,肩挨肩地挤在一起,等待布朗格的到来。在这43名新兵中,有7人其实是法国人,但他们现在的身份是“加拿大籍法裔”。

布朗格到达“教室”后,在白板上写下一连串最基本的法语单词,如头、脸、口、鼻、手、多、少、高、低等。他告诉士兵:“你们必须要快点学会说法语,我可不会像你妈那样耐心教你! ”

有一次,布朗格叫起来一个新西兰籍的新兵,指着他的胃,要他说出对应的法语单词。新兵站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了点什么。布朗格问大家:“我们上次学过这个词语,为什么他不知道? ”一名也是新西兰籍的军士帮他说话:“长官,他学过,只是忘记了。 ”布朗格罚他们两人各做了30下伏地挺身。

假名假信息,真汉子

是的,没错,正在这里进行新兵训练的,就是赫赫有名的法国外籍军团。在这里,士兵们受训学习的并不是打仗的技巧,而是“不发问”、“不建议”,甚至是“不思考”。忘记掉你的公民身份和权力,战争自身有着独有的逻辑。对这里的每一名士兵而言,上战场打仗不需要任何理由。

不管你曾经是个怎样的人,曾经犯过怎样的错,都将在这里得到完全的接受。你不需要告诉别人你的真实姓名,就连在签入伍合同时都只需使用假名。除非你是个女人,因为这支部队从来就不接受女性。在这里服役,过的是纯爷们的简单生活。

有荣誉有伤亡有地位有难度

“军队就是我们的祖国”

“法国外籍军团”是一支专门雇佣外籍志愿兵的部队,由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于1831年3月9日颁布法令成立,在19世纪期间是法国殖民作战的前锋。当时,法国因深陷阿尔及利亚殖民战争而急需补充兵力,与此同时众多来自西班牙、瑞士、意大利、比利时、波兰等国的流亡人士正日益成为法国社会的不安定因素解放军外籍士兵,外籍兵团的成立很好地解决了这两方面的矛盾,几乎就是法国在阿尔及利亚长期战争的代名词。

外籍军团成立之初,其司令官贝尔内勒上校就要求军团士兵只效忠于所在兵团。 “军团就是我们的祖国”从此成为法国外籍军团的格言,并保留至今。1843年,外籍军团司令部在阿尔及利亚设立。为鼓励外籍士兵为法国而战,法国政府此后颁布法律,允许官兵在兵团服役5年后加入法国籍。

1863年4月30日,一支由65人组成的法国部队护送一支军用物资车队行进在墨西哥卡玫农地区,结果遭遇一支2000多人的墨西哥部队,双方打了一场留名史册的惨烈战斗。面对墨西哥部队30倍的兵力,这支法国队伍在连长丹汝的率领下宁死不降,打得敌人折损过半,战斗到最后仅剩5名新兵仍坚守阵地,最终掩护物资车队顺利通过。

卡玫农一战使“法国外籍军团”这个名字从此传遍全球,至今已招募过来自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士兵。目前,法国外籍军团共有7286名军人,包括文官。仅在过去的20年间,外籍军团就去过波斯尼亚、柬埔寨、乍得、刚果(金)、刚果(布)、吉布提、法属圭亚那、加蓬、伊拉克、科特迪瓦、科索沃、卢旺达、索马里和阿富汗。当然,还有今年1月刚开始军事打击的马里。

在法国三军中地位突出

军团成立后,法国政府通常都把最艰难的军事任务交给外籍军团来完成,不管是第一次海湾战争还是此后的波黑战争,当然还包括两次世界大战,“法国外籍军团”都是法国派往海外征战的主力军之一。在成立至今的180多年里,法国外籍军团曾在阿尔及利亚、西班牙、意大利、乍得、中非、伊拉克、南斯拉夫、越南、柬埔寨等国作战,因其骁勇善战,兵团成员在法国三军中的地位不断提高。

法国外籍军团的编制分别由一个指挥部和10个兵团组成,其总部设在马赛附近的欧巴涅市。这些队伍在编制上分属于不同的师,但其人事权和调兵权归军团总指挥部。因战斗力强,它已在法国三军中拥有“不是嫡出,胜似嫡出”的地位。由于法国外籍军团名声日隆,每年都有众多外籍人士要求加入该部队。

1999年开始,根据相关法规的调整和法国的再编,法国外籍军团作为法国陆军正规军的地位更为强化。据某法国将领所言,外籍军团不是外国人部队,而是法国正规军。法国外籍军团不会打散进入部队,而是作为一个部队编制完全独立,所采用的外国人志愿者和普通的正规军一样,从新兵教育开始解放军外籍士兵,在各自部队驻地进行专业技能训练。雇佣兵在战争或冲突结束后,合同就会终止,而外籍军团作为法国正规军部队编制永远存在。

不过,由于外籍军团说到底还是法国为了维持大国地位而投入到激战地区的部队,和正规军相比还是有种可以随时舍弃的地位,而且今后大概也不会改变这种现状,所以,从根本上看,法国外籍军团至今没有脱离“外籍雇佣军”这一本质。

在法国每年国庆的阅兵礼上,法国外籍军团是当之无愧的明星方阵。头戴白色高顶帽子、身着牛皮围裙、肩扛大斧头、满脸大胡子的外籍士兵给观众留下至深印象。尽管在现代战争中,外籍军团使用的武器和技术都非常先进,但是其中的工兵依然保留了皮裙、斧头和胡子这传统“三大件”:当年他们穿上牛皮裙防御迸裂的木屑,利用斧头破坏敌方防御工事,因为宗教信仰的关系他们还有特权不刮胡子。媒体还给他们冠以“美髯公”的称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