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朝鲜试射新型导弹尺寸更大 为何射程无明显提升?

3月25日上午7时06分和7时25分,朝鲜在咸镜南道咸州一带向半岛东部海域发射了两枚弹道导弹。从26日清晨《劳动新闻》发布的报道来看,这两枚导弹就是朝鲜2021年1月14日阅兵中放在最后展示的,因为尺寸相比此前多次试射的“金斯坎德尔”(这名字也是戏称)更大,而被戏称为“鑫斯坎德尔”的新型战术弹道导弹。

▲作为人民军的“军装一号”,劳动党中央军委副委员长李炳哲元帅亲临现场指导此次试射(左下图戴大檐帽者)

在朝鲜发射新型导弹当天,韩国联合参谋本部就对其性质做出了判断朝鲜宣布发射两枚战术导弹,认为应该是朝鲜之前试射的“金斯坎德尔”或“主体ATACMS”的改型,当时检测到450千米的射程和60千米的射高与这两型导弹之前的试射表现也大致相符。那么为什么尺寸比“金斯坎德尔”更大的“鑫斯坎德尔”会在射程上看上去变化不大呢?

▲1月14日的阅兵中,使用四轴底盘的“金斯坎德尔”和使用五轴底盘的“鑫斯坎德尔”先后亮相

朝中社26日的报道指出,“新型战术制导导弹是利用已研制的战术制导导弹的核心技术,把弹头重量增加到2.5吨的改进型武器系统”。那么与“鑫斯坎德尔”配套研制的“改良型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的研制任务,自然就是把这个空前巨大的弹头送到与“金斯坎德尔”差不多的射程范围内——不过根据朝中社报道,25日发射的导弹射程达到了600千米,相比韩国公布的数据远了不少;这要是又出现跟以前对朝鲜导弹跟踪时类似的“末端跟丢、低估射程”的情况,实在有些漫不经心。

朝鲜宣布发射两枚战术导弹_eve扫描探一次发射8枚_朝鲜今日发射数枚导弹

▲对比“金斯坎德尔”(下图),“鑫斯坎德尔”头部双锥体气动构型有所调整,可能是为了超重型弹头而做的适应性改进

这种对于战术弹道导弹来说显得过大的战斗部,其针对方向并不难猜。出于“半岛军备竞赛可防可控”的目的,美国对韩国自行研制生产的弹道导弹的载荷射程一直有着明确限制。1997年签署的《美韩导弹发展协议》规定的上限,是300千米射程/500千克弹头;在朝鲜进行核试验后,2012年协议得到修订,上限放宽为300千米射程/2000千克弹头或800千米/500千克弹头。

▲玄武-2系列的改进发展,基本上与《美韩导弹发展协议》的签署与修订同步(图为射程500千米的玄武-2B和射程800千米的玄武-2C对比)

2017年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之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与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电话中,要求美国进一步放宽2012年的限制,达到800千米射程/2000千克弹头(换言之,在使用轻量化弹头的时候射程可以轻松破千),其成果就是2020年4月首次试射的玄武-4(当时一枚成功、一枚失败)。2020年7月23日,韩国国防科学研制所在宣布玄武-4第二次试射成功时,还曾自豪地说:“我们成功开发出了拥有世界最重弹头的弹道导弹”。

▲其实就算在“鑫斯坎德尔”试射前,玄武-4这个弹头重量相比东风-3的“特供版”常规弹头,也还是差点意思

总之,首次试射情况比玄武-4更为成功的“鑫斯坎德尔”,还同时实现了弹头重量压过玄武-4一头的目标。这种超重弹头的研制目的,自然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韩国打算用玄武-4携带重型钻地弹头打击朝鲜的地下化重要设施,那朝鲜整个劲儿更大的对着干也很正常。另外,如果将弹头重量下降到1-1.5吨左右,那么“鑫斯坎德尔”就将成为一款射程足以打击日本全境、替代现有的火星-7/9等老式液体燃料导弹的先进中程弹道导弹。

朝鲜今日发射数枚导弹_eve扫描探一次发射8枚_朝鲜宣布发射两枚战术导弹

▲正好还能利用一下火星-7那些五轴发射车

从韩国对此次试射的报道来看,要想识别弹道特征类似——压缩弹道顶点高度、末端都有“低高度滑翔跳跃式弹道”,雷达信号特征差别也不大的“金斯坎德尔”和“鑫斯坎德尔”,确实不太容易。而对于韩国来说,相比跟踪识别朝鲜导弹本身,如何进行信息公开也是个颇费脑筋的事儿。比如说3月21日朝鲜在西海岸发射了两枚应该是岸舰导弹的短程巡航导弹,但直到23日美国官员捅出来之前,韩国联合参谋本部一直没有对外透露此事,后来也没有给媒体提供太多信息。

▲根据韩国《中央日报》最近公布的情况,朝鲜在今年1月22日就进行过一次短程巡航导弹测试,但当时谁都没有报道

黑归黑闹归闹朝鲜宣布发射两枚战术导弹,随着韩国2011年装备了安装有源相控阵雷达的波音737平台“和平之眼”预警机(一般称之为E-737),监视飞行在低空的朝鲜反舰导弹在技术上并不难做到。2017年6月,刚刚在4月15日的“太阳节”阅兵中亮相不久的朝鲜金星-3岸舰导弹,在东海岸的元山附近进行了首次试射,当时E-737就对其实现了跟踪。

朝鲜宣布发射两枚战术导弹_朝鲜今日发射数枚导弹_eve扫描探一次发射8枚

▲2021年新年清晨,文在寅登上了一架E-737升空警巡两个多小时,飞越韩国领土和领海上空,检查韩国陆海空军战备情况

虽说朝鲜在西海岸的导弹试射环境相对复杂,有一些可用作掩护导弹部分航路不被雷达发现的岛屿,但结合电子侦察手段,E-737同样可以监控朝鲜在西海岸发射类似导弹的情况。所以说韩国对今年1月和3月朝鲜这两次疑似岸舰导弹发射“能不说就不说”的情况,更多还是个政治问题。

▲金星-3这种没有进行隐身修形的传统亚音速反舰巡航导弹,在预警机雷达的俯视角度下,仍有着足以被持续探测的雷达信号特征

一方面大家都清楚,“文北谍”的任期还剩下最后一年,他是非常希望能在这一年把南北关系再往前推两步的,所以朝鲜射弹这种事儿只要不违反联合国安理会的相关决议,那能不说就不说;另一方面,拜登这边正在合计新一轮对朝政策制定事宜,所以23日公开消息时也就是表达个“一切尽在掌握”的态度,不想对此过度渲染。

哪怕这回已经是实的不能再实的、违反安理会相关决议的弹道导弹,在昨天上午青瓦台紧急召开的国家安全会议上,虽然大家对此表示“忧虑”,最后的结论仍然说朝鲜打的是“导弹”、而没定性为“弹道导弹”;颇有2019年“金斯坎德尔”首次试射后,在朝鲜已经公布照片的情况下,“文北谍”仍然宣称那是“火箭”的味儿。拜登那边自然是不管这一套,已经放话“若朝鲜刻意制造事端使美朝紧张局势持续升温,则将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

▲在如今的国际形势下,两发“鑫斯坎德尔”的意义也早已超越了导弹本身

eve扫描探一次发射8枚_朝鲜宣布发射两枚战术导弹_朝鲜今日发射数枚导弹

说回导弹跟踪识别的事儿,韩国其实也没到靠着4架E-737以及“绿松”之类的陆基导弹预警雷达,就能监测朝鲜每次新武器试射的地步。例如2018年11月16日朝中社报道,金正恩在国防科学院指导了“新开发的尖端战术武器试验”,这则报道中除了“该尖端战术武器历经长时间开发而成,可以像铁壁一样牢牢地保卫领土,也能够极大提高人民军队的作战能力”这种似乎形容什么都行的文字描述之外,只有一张试验场上金正恩和科研人员在一起的照片。

▲这图好像也没谁挖出太大的信息量来

报道的其他篇幅则描述了这款武器的研制背景,称金正日生前曾特别关照并亲自领导该武器的开发;报道称,金正恩感慨道,“这件武器就像‘遗腹子’一般,它的试验成功,让自己更加怀念将军(金正日)”。可见这研制时间整不好是十年起步,外界对“遗腹子”的猜测由此就更加五花八门起来,当时甚至有人猜测,会不会是朝鲜在上世纪90年代从俄罗斯或其他独联体国家获取了超声速反舰导弹的技术……

▲想到一个非常离奇的事儿……不知道谁在维基百科上,给朝鲜安排上了苏制P-35重型岸舰导弹,型号也安排成金星-2了(下图为越军的P-35)

总之,韩国后来也没有说明白当天朝鲜到底试验了个啥,只是大概猜测为远程火炮或者多管火箭炮,美国倒是认为可能与战术导弹试验有关。不过参考韩国对朝鲜240毫米火箭炮的发射都能做到大概掌握,更大级别的远程火箭炮,其弹道高度和发射特征,是不太可能藏得住的。要说是测试了信号特征较低的小型战术导弹、例如这两年阅兵经常出现的那款新型远程反坦克导弹,倒是有可能。

eve扫描探一次发射8枚_朝鲜宣布发射两枚战术导弹_朝鲜今日发射数枚导弹

▲毕竟咱们谁也没见过这玩意儿里头的导弹具体长啥样

随着朝鲜试验新型导弹势头有增无减,在周边国家军力现代化升级的背景下,韩国决定进一步加强其航空情报获取能力。去年6月,韩国防卫事业厅就审议并通过了斥资1.59万亿韩元(约93亿人民币)增购两架预警机的“航空预警机第二批项目推进基本战略案”,还要花8700亿韩元(约51亿人民币)对其8架RC-800和2架RC-2000电子侦察机进行升级,称之为“白头体系第二次事业推进基本战略案”。

▲所谓“白头体系”,出自韩军“要把侦察范围延伸到白头山(长白山)”的说法,其两型侦察机(分别基于“鹰”800平台和“猎鹰”2000平台)也因此被称为“白头侦察机”

相信大家能猜到,韩国这些侦察机(当然也包括美军自己的)平时没少借侦察朝鲜之机,“顺便”往黄海西边和北边晃悠几步,我北部战区海空力量也经常对抵近侦察的外军舰机进行拦截警告。但出于对朝鲜领海及毗连区的尊重,我军这类拦截难免存在区域上的限制,而雷达、战机等装备过于老旧的朝鲜空军,又难以执行对这些频繁活动的侦察机的拦截任务,这就形成了一个对敌有利而对我不利的空域。

▲在我军无法在日本海方向常态化前出拦截的情况下,美军侦察机特别是隐身无人侦察机对朝鲜的侦察活动堪称肆无忌惮,不仅时刻威胁着朝鲜全境,也威胁着我国东北方向的空防安全

这个在当今形势下越发凸显的国防安全问题,在《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自动续约至2041年之际,将以什么样的方式得到解决,值得我们的关注与期待。

发表评论